北京大学助理教授肖筱林:中国央行数字货币“脚步声”渐近

2020-05-13 16:35:57

6238

1716

1

1817

1000年前,世界上第一张纸币“交子”诞生在中国,推动人类货币史前进了一大步;1000年后,中国人民银行有望成为全球首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再次引领货币金融领域的新变革。

在过去一个月中,我们见证了央行数字货币可喜的进展——数字人民币“初露真容”,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那么,央行数字货币真的要来了么?央行为何要推出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围绕这些问题,长期从事数字货币研究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助理教授肖筱林进行了解读。

央行数字货币为何物?

何谓央行数字货币?由国家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被统称为CBDC(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我国央行数字货币则命名为DC/EP(Digital Currency and Electronic Payment),意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通俗地来说,央行数字货币就是法币的数字化。我们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人民币现钞是法币,央行数字货币依然是由央行发行并且直接控制的,只不过它的形态变成了一个字符串。”肖筱林解释。

肖筱林介绍说,与比特币等去中心的加密货币不同,央行数字货币是具有国家信用担保的法定货币,属于央行负债。同时,央行数字货币的目标并不是要取代现有的人民币体系,而是注重对M0(即纸钞和硬币)的替代。“目前,M0占广义货币M2的比重不到4%,这一比重仍在不断下降。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顺应了数字化发展的浪潮。”可以说,DC/EP 正是现代技术不断进步的产物,是货币作为支付手段不断进化的体现。

很多人不禁会问,在我国电子支付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央行为何还要发行数字货币?其实,数字货币主要解决现钞和电子支付在实际应用中存在的两个问题,一是纸钞和硬币容易匿名伪造,存在被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的风险;二是基于现有银行账户紧耦合模式的电子支付,无法满足公众匿名支付的需求。

除此之外,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还有更深远的意义。肖筱林表示,DC/EP不仅提供了法定数字货币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推进我国在移动支付市场和金融科技方面的先行优势,还极可能改变我国货币政策操作和传导的方式,提高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从中长期的角度来说,DC/EP在助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也将起到积极作用,可以从国内逐步推广到周边国家。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 中国走在世界前列

多年来,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极为“低调”,鲜见诸报端,但中国是最早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之一,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也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酝酿6年之久的DC/EP如今已经非常成熟并接近正式应用。

早在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便提出构建数字货币的想法,央行也成立了全球最早从事法定数字货币研发的官方机构——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2017年末,人民银行组织部分实力雄厚的商业银行和有关机构共同开展数字人民币体系(DC/EP)的研发。

“很多国家的央行都对法定数字货币具有兴趣,但大部分国家还停留在可行性研究的理论层面,没有进入到研发、引入的层面,中国人民银行对数字化法币的未雨绸缪非常审慎,也非常有前瞻性。”肖筱林说。

截至目前,央行已经累计申请了97 项涉及数字货币的专利,从专利数量和涵盖内容方面均名列世界前茅。其中,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67项、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技术研究所22项、中超信用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10项。专利内容涵盖数字货币生成、投放、流通、验证、兑换、回收等解决方案;数字钱包的开通、升级、密钥更换、存币、支付、查询、货币兑换、注销等方法和系统。肖筱林表示,从申请专利的情况来看,已经可以实现从央行到商业银行的数字货币投放、交易和回笼的过程,实现终端用户对DC/EP 的使用。

央行数字货币

发展加速 数字货币前景更加可期

去年Facebook天秤币的出世,让全球央行更加认真审视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必要性。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发行计划也开始提速,可谓“呼之欲出”。

DC/EP 的发行开始进入倒计时时代,目前央行正努力推进DC/EP在小额零售场景的应用和推广。2019年11月,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成为DC/EP 首批试点机构。如今,在深圳,DC/EP已在银行内部员工中用于缴纳党费等支付场景。在苏州,将作为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发放交通补贴的新形式。在雄安,麦当劳、星巴克等餐饮零售企业也活跃在试点推介名单中。

“零售金融端是我国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的一大革命性突破点。”肖筱林表示,新加坡、加拿大、欧元区、日本等央行均一直积极研究法定数字货币,但他们更多的是集中在批发金融端,即金融机构层面,关注如何运用法定数字货币提高批发金融的结算效率。“央行数字货币开发最难的便是在零售支付,这也是最有可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翻天覆地变革的。如果从微观零售层面影响到批发金融的层面,进而影响到整个宏观经济的层面,将带来全方位的革命性影响。”肖筱林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在零售端的应用是非常值得期待的领域。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双离线交易、碰一碰支付、可不设立银行账户……央行数字货币的创新功能将让许多人眼前一亮。

肖筱林表示,央行数字货币不仅在传统线下交易场景中具有较大的优势,还可以促进移动支付的互扫互通,打破支付行业的壁垒,在所支持的银行和支付工具间实现流通。此外,央行数字货币为加载智能合约预留了可能,可用于扶贫、赈灾甚至定向投融资等特殊场景。她举例说,资金流通与管理一直是精准扶贫的重大问题。由于DC/EP具有可编程性和可追踪性,可以研究设计DC/EP的定向支付智能合约跟资金追踪功能,实现扶贫资金的定向流通;DC/EP还可以进一步监管资金的具体流动,例如,可以规避给予中小微企业的贴息贷款违规进入楼市等不该进入的行业,从而实现货币政策的精准滴灌。

央行数字货币

央行数字货币会冲击银行业和支付格局么?

DC/EP会对商业银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造成“挤出效应”么?自央行数字货币浮出水面之后,这是很多人都颇为关心的一个问题。

肖筱林指出,其实央行DC/EP的设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尽量规避对现有金融机构造成大的冲击。目前我国金融体系仍是商业银行占主导,DC/EP采用双层投放体系,即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为的就是防止“金融脱媒”。

“双层投放是适合我国国情的明智做法。”肖筱林认为,一方面如果央行直接面对14亿公众发行货币,意味着央行要独力承担庞大的支付清算系统,还要兼顾满足用户的需求与体验,这对央行来说并非易事。另一方面,除商业银行外,未来可能会允许其它第三方支付机构参与。央行引导良性竞争、激励相容的方式,让市场化机构在参与推广DC/EP的同时又去培养自己旗下的业务。

其实,从央行负责人的公开阐述可知,人民银行无意在电子支付工具领域与商业银行、支付机构形成直接的竞争,而是希望站在一个更高的宏观视角,主导整个央行数字货币的体系建设,充分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和现有基础设施的服务优势。

肖筱林表示,央行法定货币背后是国家信用,相比银行卡、微信、支付宝等支付方式,央行数字货币安全性无疑更高。如果央行对法定数字货币付息,其作为安全资产和流动性资产的属性就会上升,对现有的货币金融格局的影响加大。但从目前看来,起始阶段央行数字货币并不计付利息,这其实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对商业银行的影响,而且DC/EP钱包也会增加用户与银行的互动机会,银行可以开发更多零售金融层面的应用以增加客户黏性。

央行数字货币的脚步越来越近,其前景更是在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中被寄予厚望。作为学者,肖筱林最后提醒道,面对如此新的事物,保持理性的头脑、客观的态度尤为重要,DC/EP目前还处在试点阶段,需不断总结相关经验和可能存在的问题。而从试点到全面铺开的过程中,DC/EP可能带来的对宏观经济金融层面的影响,亟需严肃深入的研究。

作者简介:

央行数字货币

肖筱林,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助理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货币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她于2018年8月加入光华,之前先后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2015-2017)和在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2017-2018)工作,2011-2014年在澳洲悉尼科技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她的研究成果已发表于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view,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and Control 和 China Economic Review 等国外顶级和权威学术期刊。目前的研究聚焦于:1. 央行数字货币;2. 私人数字货币和资本管制;3. 货币/财政政策对企业投资和资本再分配的影响。

   
发稿时主流币价 :
BTC62913.6
ETH1343.81
EOS17.2861

1716

好的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