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卡将步谁的后尘?EOS还是以太坊

2020-09-18 11:17:38

5626

1717

0

1627

波卡(Polkadot)冲上加密资产市值排行前五名后,得到了更加广泛的关注。中继链+平行链的架构设计,赋予它链链互通的能力,想象空间因此扩大。

超过120个项目方在波卡上建立起生态。尽管主网还未正式上线,波卡已经吊起了市场的胃口。「区块链3.0」这一棒移交给了波卡。

愿景宏大的波卡难免被外界与EOS及以太坊相互比较。后两者,一个明星光环日渐黯淡,另一个仍旧是区块链网络的龙头,被市场分别视作波卡的「下限」和「上限」。

从技术架构和定位来看,波卡的维度更高,支持任意开发者构建平行链,被视为发链的基础设施,有望实现万链互联。不过,这条路显然并不好走,老韭菜已经从EOS的市场变化中尝过失望的滋味,在波卡描绘的蓝图实现之前,「前车之鉴」或许能够为市场提供一些警示意义。

波卡生态「超速」发展

 几乎没有人对波卡的崛起感到意外。

根据CoinGecko的9月14日的数据,波卡代币DOT市值达到47.47亿美元,位居所有加密资产市值第五名。此时,距离波卡正式开启转账功能还不到一个月,这个尚且年轻的项目被市场广泛看好。

「跨链明星」波卡也正在逐渐摆脱这种刻板而抽象的定义。它以中继链为内核,链接平行链的结构设计,充分展现了波卡网络的可拓展性,人们开始以「万能公链」的角度看待它。

波卡

波卡中继链与平行链关系

在波卡中,中继链相当于「总指挥」,验证者通过抵押DOT,验证平行链证明,并与其他验证者达成共识,来确保中继链安全可靠。平行链则通过中继链所发出的指示来交换信息和进行交易。

波卡官方对此作出了更为明确的介绍。作为一个网络协议,波卡网络能够传递任何数据(不只限于代币)到所有区块链。这意味着,波卡是一个真正的多链应用环境,使跨链注册和跨链计算等类似操作成为可能。一个例子是,学校私有的学位记录区块链,可以向公有链上的学位验证智能合约发送证明。

链与链之间的交互让波卡有了无穷的想象力。与以太坊和EOS等前浪一样,波卡在极短时间内吸引了大批开发者的加入,成为了新的开发乐园。

目前,波卡生态中已囊括了预言机、DAO、DeFi、智能合约、游戏、钱包、基础设施、浏览器、论坛等多个应用场景。据不完全统计,至少120个项目开发者围绕波卡网络构建应用和服务,其中包括ChainLink、ChainX、IPSE、Celer Network等知名项目。

尽管波卡的主网还未正式上线,但这片沃土已经长出一片嫩芽。任何与波卡生态关联的项目都获得了市场足够多的关注。

9月11日,定位于波卡隐私计算平行链的Phala Network上架火币观察区,4天时间,其代币从0.01USDT的开盘价涨至最高0.21USDT,翻了21倍。波卡成了新的造富名词。

这样一个市值前五并被开发者和投资者报以巨大期待的项目,很难不被人与以太坊和EOS对比,尤其它们在很多维度上都有相似之处。

被反复提及的「EOS之痛」

 在波卡市值扶摇直上之时,币圈社群里的一类声音很难被忽视,有人用「下一个EOS」表达对它的看衰或「没那么看好」。实际上,无论是技术架构、定位或者共识机制,波卡和EOS都没有太强的可对比性。定位于「多链环境」的波卡采用NPoS机制,允许系统选择总质押DOT数量较大的验证节点,并淘汰质押总数比较低的候选人,以使得敌对群体很难成为验证节点。

这与EOS根据验证人的质押数量来衡量投票比重不同,波卡在共识协议中给被选出的验证人同等的投票权,使之更公平和安全。

尽管两者在技术设计层面差异很大,但在市场观感上,波卡和EOS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

EOS曾经作为外界预期极高的项目募资40亿美元,波卡则在2017年10月通过荷兰拍卖募资约1.45亿美金,并于2019年6月和今年7月又开启两轮募资,募资总额超过2.5亿美元。值得提及的是,EOS募资时,ICO正盛,波卡则是ICO被禁后逆市募资的范本。

高额募资意味着两个项目都拿到了足够的启动资金。作为技术类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代表,曾经的EOS也和如今的波卡一样,在主网上线前就登上神坛,生态一度遍地开花,被誉为「区块链3.0」。

两个项目的另一个相似点在于,创始人都有大神光环。EOS的创始人BM(Dan Larimer)创办了第一代DEX比特股和区块链社交平台steemit,有着强大的影响力;波卡创始人Gavin Wood曾是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和CTO。

这些相似之处,被一些「老韭菜」格外关注。尤其EOS已经跌落神坛,Dapp故事余音寥寥,BM当起了甩手掌柜,币价也从高点一落千丈。被割过一轮的投资者担心,波卡炒作预期过高,可能会再演「EOS之痛」。

不过,在一名EOS社区人员看来,EOS的沦落主要原因是BM和Block.one基金会缺乏作为,仅贡献了一个技术底层架构,却不给生态倾注力量,而波卡则与此不同。

为了激励波卡开发者,Gavin Wood创办了Web3基金会,用于资助社区开发软件服务,包括互操作性模块、专用平行链以及区块链浏览器等。

此外,在开发者看来,波卡另一个友好之处在于,其在官网详细列出了建立波卡平行链的教程,并建立了模块化框架,帮助项目方快速完成新链开发。

波卡

波卡提供了构建平行链教程

相比BM,Gavin Wood的人设也更偏技术实干路线。有投资者认为,BM一直是「多说少做」,而Gavin Wood则持续在给波卡贡献力量,尤其是技术支持。比如在EOS上,超级节点能够分到更多钱,但Gavin Wood为Polkadot设计了更缜密的规则,「虽然有些人可以拥有很多 DOT,但如果他的平行链没有什么本质用途,他依然赚不到钱。」

更高维的以太坊?

 看起来,现阶段的波卡比EOS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但面对技术流派广泛认可的公链龙头以太坊,波卡到底有没有那么能打?尽管波卡崛起速度够快,但客观事实是,对比成名已久的以太坊,它还只是个婴儿。此前波卡测试网Kusama上线初期,曾因宕机导致无法出块,这一度引发担忧。

在Gavin Wood看来,出现问题和想象不到的困难是正常的,毕竟提出比其他项目更宏大的愿景非常容易,但将这些声明落实成一个能实现的、真正有用的功能性的产品,却并不简单。

人们越来越清楚波卡的定位。Gavin Wood将以太坊比喻为他的一个实验,验证技术是否可行的产品原型,「就像我的学校,我从以太坊毕业了,想尝试更多的事情」。

在他眼中,波卡与以太坊最明显的区别是用户无需向验证人(矿工)付Gas费。而且在波卡上,用户不仅可以设计智能合约,还能设计自己的链、经济模型等等,「这在之前的以太坊上是无法实现的。」

去中心化存储激励层协议开发方Crust Network 就曾在以太坊和波卡之间做过选择。该团队CPO Dean 表示,开发过程发现,以太坊存在一些问题,包括但不限于高额的Gas费、低TPS、开发工具和功能的限制以及状态爆炸。

相比之下,波卡因为在开发时就意识到这些问题,所以有了后发优势。Dean认为,波卡具有吞吐量大、提供跨链能力等优势,同时它的异构平行链设计有高度自由性,并且其协议的治理和升级很简单,支持无分叉升级。最终Crust Network选择了波卡做开发,「最看重的还是契合性,比如波卡的链下工作机有强大的链上链下交互能力,非常适合Crust存储和检索的服务市场。」

Phala Network合伙人佟林觉得,波卡和以太坊其实是互补的关系。以太坊2.0可以理解为同构分片解决性问题,波卡解决的问题是异构分片和扩容需求,两条链可以覆盖99.9%以上的区块链需求。

一个更加形象的比喻是,以太坊的功能更侧重于发币,市面绝大多数代币都是基于以太坊的ERC20代币,而Polkadot由于有了平行链设计,支持发链,两者维度不一样。「区块链未来是万链互链的时代,所以波卡在这方面更有优势,」有业内人士表示。

如今,市场声音中,有人愿意将EOS和以太坊类比为波卡的「下限」和「上限」,但Gavin Wood拥有更大的野心,他直言不讳地说,在以太坊上发垃圾币比较容易,但如果想在波卡上发一条链,需要先质押一些代币,如果用波卡来发垃圾币,最后会发现浪费的是自己的资源,很不值得。

波卡描绘的愿景令人向往,和EOS一样,它也被冠上了「区块链3.0」的头衔,在外界定义的「下限」与「上限」之间,波卡最终会走到哪里值得后市期待。

   
发稿时主流币价 :
BTC73977.5
ETH2619.42
EOS18.4926

1717

好的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